青年教师眼中的姚嗣芳老师

时间:2012-12-24 11:41:44 来源:未知

   
    阅读姚嗣芳的简历,上面写道:
    姚嗣芳,女,汉族,现年44岁。中共党员。大学文化。在成师附小任教21年,一直担任语文教师和班主任工作。兼任成都市锦江区人民政府督学。国家级骨干教师,中国教育学会会员。她热爱教育事业,师德高尚。她先后参加了多项省级和国家级课题实验,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逐渐形成了“扎实而充满活力,开放而富有创意”的教学风格,教学艺术精湛。她先后撰写了90多篇教育教学论文,并出版教学专著6本,其中有多篇在全国或省级报刊发表或获奖。她先后获得了成都市“师德百佳”、成都市劳动模范、四川省特级教师、成都市教育专家、全国模范教师、 “全国中青年十杰教师”提名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她先后多次到市内、省内(包括甘孜州)等地支教、讲学。《成都日报》《成都教育》《四川日报》《中国教育报》《人民教育》、四川教育电视台等媒体都专门报道了她的事迹……
    无数的荣誉与奖项,如同一道道光环,闪耀在姚嗣芳这个名字之上。
    2009年9月以前,在成师附小华润分校黄体强老师的眼里,这个名字,久仰,却觉略显遥远;2008年5月,在刚调到成师附小工作的尹跃刚老师眼里,这个名字,响亮,却觉难以接近;还有10年前,在刚参加工作,任教于锦江区一所乡中心校的文陈平老师的眼里,这个名字,耳熟能详,却觉只可仰望……
    直到后来,他们或成为她的同事,或是在教研活动中向她请教、与她交谈,尤其是两年前,锦江区成立首批名师工作室,他们仨,和程珂、刘青、柳舒、贺绍莉一起,幸运地成为了姚嗣芳工作室的首批研修教师,与她一起在 “主体学堂”的研究中困惑与思考、践行与收获,走近她、学习她、阅读她,才发现这些光环与盛名之下,承载着她多少沉甸甸的不为人知的付出与心血,而这些光环与盛名之下的真性情,是如此丰富与风趣,着实令人折服和喜爱。心怀教育的理想,追求理想的教育,她铿锵行走的那股狠劲儿,令人钦佩;从不吝惜鼓励和赞赏,潜移默化地引领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她的长者风范,令人感激;而她在学生中的魅力四射,学生与她之间的幸福传递,她的教育人生,又是多么令人神往……
 
心怀理想,铿锵行走
 
“名声躲避追求它的人,却去追求躲避它的人,特别是在职场中,淡泊宁静往往会使从业者走出粗糙,走向精致,于是,不名而名,宛如把阳光拨成一阙轻弦,在洒脱与超然间,却使自己的职业而至辉煌。这是阅读名师姚嗣芳给我的启示。”
——工作室研修教师  黄体强(成师附小华润分校)
 
或许已过不惑之年的她完全可以靠着二十多年积累的经验与智慧,轻车熟路地教育教学,然后神采奕奕地退休。可是,当她付出所有的努力,仍然看到课堂上有陪坐者、呆坐者时,她渐渐感到一种可怕的枯竭。教书二十多年的她,突然有一天,感到自己不会教书了。
于是,她决定打破自己,重新开始 “怎么教书”的探路。她所探路的方向是与广州的生本教育理念相契合、与生本课堂相呼应的“主体学堂”。只有对生本课堂精彩现场的观摩,而无精彩背后的经验参照,更无操作策略的借鉴,她只有怀揣求变的梦想,在忐忑不安中走上“摸着石头过河”的“主体学堂”探索之路。她所尊敬的专家和好心的朋友都说她的课堂改革是“冒风险”。朋友劝她“水边行走,注意安全”。但是,无论怎样,她和她的学生再也回不到原来的课堂了。在她的理想中,课堂应该充满生机与精彩,应该为学生心灵的莹润丰富和人格的健康成长奠定坚实的基础。教育所给予与维系的应是学生一生的幸福。
于是,她着力“主体学堂”教学实践研究,她将课堂从老师的“讲堂”变为学生的“学堂”,给学生提供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回归到语言本质,回归到语言的学习。让学生“浸泡”在语言实践中,充分地读,认真地思,自由地写,尽情地说,学生成为课堂的主角。在“主体学堂”教学实践中,她欣喜地看到学生语文学科素养在不断提升并彰显个性,简约课堂呈现勃勃生机。
在看了姚嗣芳在全国名师“小学生语文学科素养培养”研讨会上执教的《跳水》一课后,国家督学成尚荣评价说:“主体学堂的研究为小学语文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指明了方向,为小学研究以学为主做出了好榜样,为学生的发展感到震惊。”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发展中心主任刘坚评价说:“一位特级教师能打破原有的教学模式,其勇气和对教育的执着令人敬佩!仅仅花了不到半年时间,今天课堂上就呈现出令人惊喜的状态,说明这样的改变方向是正确的。改变的背后凝聚着姚老师的教育智慧。”
 
潜移默化,专业引领
 
“像尊重一棵树的成长规律一样去尊重学生的学习规律,姚老如同株株幼苗中的一棵大树,沐浴在教育这方热土的和风细雨间,如雅斯贝尔斯所言,“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这样的教学生态,真是美好的境界,这种境界,也同样潜移默化地引领着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
——工作室研修教师  尹跃刚(成师附小)
 
2011年3月16日,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重点课题《基础教育未来发展的新特征研究》调研活动”中,青年教师尹跃刚要和姚老一起上研究课。但第一节课,他仍忍不住去听了姚老师执教的《信任》一课。开展“主体学堂”的研究以来,每次走进姚老的语文课堂,他都会受到一种鼓舞、更加坚定一个信念:全面依靠学生,学生就是重要的教育资源!
还记得2009年9月那次在楼道中的相逢。
“小尹,语文课堂竟然还可以那样上,学生的语文素养竟然可以发展到那么高的水平!”刚从广州观摩生本课堂回校的姚老一脸激动,满含兴奋,“下午,我要把这次观摩的收获汇报一下,到时候你好好地听听。我觉得我的语文课,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上了!”
说完,便急匆匆地向楼上办公室走去。看着姚老的背影,他不禁一头雾水:姚老说她的语文课,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上了?!她的课,书声朗朗,议论纷纷,情意浓浓;她的课,听说读写有机整合,实趣交融……但刚才她说,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上课了!
这头雾水,也引领着尹跃刚,以及成师附小的青年教师群体跟着姚老一起,开始了课堂的变革和教育观的重新建构。
那天下午的阶梯教室,姚老仍然激动着,满怀激情地描述着生本课堂中学生心灵的飞扬和精神的激荡,憧憬着课堂就该是“儿童心灵的放飞”、“精神文化的盛宴”,她的激情,也点燃了大伙儿的神往。然而,亢奋、激动之后,也增添了一份内心的沉重及满腹的困惑:打破之后,如何去建立?课堂不能像以前那样上,那又该怎么上?
一个月后,姚老按生本理念上了一节课,虽然形式上改观较大,学生的热情也很高,但目标与过程不能达成平衡,教学失控,教学效率低;又一个月后,姚老又上了一节公开课,学生表现出的学习热情和合作交流的能力开始令人耳目一新;再到后面的《丝绸之路》、《跳水》、《信任》、《阅读大地的徐霞客》……成师附小的老师们,在姚老的课堂上,常常不自觉就被孩子们的你来我往、畅所欲言所吸引,如果不是偶尔姚老师站出来适时点拨、调控场面,几乎忘记了老师在课堂上的存在。于是,他们也开始不自觉地跟着姚老一起变起来。姚老的每一节随堂课,都端个小凳子坐在教室里,像群学生一样的学起来。最开始是模仿,模仿姚老课堂的“课前三分钟”,模仿“前置性学习”,模仿“大问题”来牵一发动全身,模仿小组合作交流的指导……
而姚老,尽管自己也在不断的彷徨与探究,却仍不吝欣赏与鼓励、点拨与探讨。尹跃刚还记得,《流动的画》一课,自己在识字和朗读上放权给学生,却略显混乱,听完课,姚老说:“我发现你的课堂在变了,挺好……”;《吃水不忘挖井人》一课,姚老说:“孩子们的合作意识开始增强了,注意提醒学生发言时面向全班同学……”;上完《田忌赛马》,姚老比较严肃地说:“你在教材解读上头很有自己的角度和深度,其实你不能老囿于我的影响,应该摸索自己的路数,完全可以找到自己的风格……”
这样的关怀与激励,这样的指点与探讨,潜移默化,又语重心长,令附小的青年老师们、工作室的研修老师们倍觉温暖而贴心,就像一只高飞的头雁,领着群雁丈量天空的广度和蓝度,就像一棵繁茂的大树,摇动着森林中的一棵棵树木,摇动出一缕缕流动的清风和一阵阵哗啦啦的歌唱……
 
心灵放飞,精彩纷呈
 
“姚老的课堂上总有说不完的精彩上演,精彩的缔造者是老师也是学生,而精彩的呈现者无疑是班上50名学生。学生的侃侃而谈,参与之积极,自信盈盈之状态,令作为听者的我,也真实地和学生经历语文学习的生动过程,为课堂上展现出的蓬勃生长力、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而喝彩。”
——工作室研修教师  贺绍莉(成师附小万科分校)
 
主体学堂的语文教学主张“大阅读、大思考、大表达”,学生在阅读中形成思想,在写作中表达思想,在讨论中交流思想。除了围绕文本学习进行的辐射性大阅读(同一主题、同一内容、同一作家作品)以外,经典阅读,中外的名著阅读,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以及一些优秀的人物传记等的广泛阅读,让孩子阅读面广,博览群书,思维敏捷。孩子逐步把整个世界作为自己的教科书。他们把自己的经历、积累全都带入课堂,视野非常开阔,乐此不疲。是的,如果说课堂改革前,是课堂在感动每一个生命,主体学堂中,是每一个生命在享受着课堂,焕发着活力。
所以在姚老的课堂,很难看到沉默寡言的学生、溜号的学生。
每个学生特别会听,总能及时捕捉课堂中重要的信息,并迅速做出反应。每个学生似乎都能说会道,个个都敢面对众人自信大声地表达自己,反驳或者补充他人的意见。无论是在小组内的交流还是面对全班同学的交流,每个孩子侃侃而谈,从不同的角度表达自己对文本的理解,对人物的评价,对语言的品味,自然而然地引经据典将自己课内外的阅读所得,热点的生活事件的感悟融入自己的表达中,学生自如地在课堂上谈 “日本核泄漏”, 聊“超女 ”, 讲“孔子”……课堂成了争辩和交往的场所,学生互助、欣赏、包容,他们自然地、发自内心地为同伴生动流畅,妙语连珠,智慧生发的表达而鼓掌。课堂成为他们分享和享受语文的乐园。学生们流连其中,乐而往返,难怪课后,常常一大群学生围着姚老师纠缠着说个不停,或是三三两两在一块儿意犹未尽地继续刚才的话题,他们是如此的热爱语文课:
在你咬文嚼字时,脑子里悟到那深刻的意思,体会到文字背后那有趣的写法,你会无比高兴;你会迫不及待想发表见解,仿佛一个正在充气的气球,越来越大,仿佛气球要爆了……
              ——郁汶瑾
有时在语文课上,我和同学意见不同,我们争论不休,下课的时候,我们在厕所里都要辩论……
        ——林恬伊
我时常在想,也许语文就是上天派来给我的快乐天使。可它总是那么短暂,有时还没说舒服就下课了。这时,我会非常讨厌时间,因为它“滴答滴答”一会儿就走完四十分钟了……
                                                ——许潇月
 当我们的学习方式改变后,上课时姚老师就从以前的滔滔不绝变得沉默了,几乎成了一个旁听生……
                                                 ——王梦妮
……
我们看到了能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用自己的思想去判断,用自己的智慧去创新,用自己的语言去表达的人,正是这样的课堂学习,培养了学生爱、独立、思考……,当玉树地震的消息传来,班上的学生以自己的爱心,更凭着出色的语言表达和交流合作能力,用卖报的形式,以140份报纸向市民筹集了1400多元的赈灾资金。
 
与人玫瑰,手留余香
 
“姚老是一个有魅力的教师,学生总会不自觉中就从内心喜欢她。她说,爱的最终目的要指向让孩子过上幸福美满的人生。同在一间办公室的我,经常看到她幸福的学生和被幸福围绕的她,心里也默默体会到我们的职业幸福:与人玫瑰,手留余香!”
——工作室研修教师  程科(成师附小)
 
在姚老的日程表中,很少有正常的上下班时间,有的只是孩子们成长的需要。
多年前的一个元旦,为了在送给新接的班级每一个学生的卡片上有针对性地写上一段激励的话,接连工作了三个晚上。写完最后一张卡片时,已是凌晨三点。
第二天,孩子们读着属于自己的那张卡片,欢呼雀跃地交流着。多年后,一个女学生打来电话,激动地对姚老说:“我考上师范学校了,我要衷心地感谢你。正是你送给我的那张小卡片鼓舞了我。我将来要做一名你这样的老师……”曾经比较自卑的她,说到后来,已是泣不成声了。
在姚老的口中,常对学生说:“他有他的美丽,你有你的精彩!”
即使那个叫“包子”的胖小子。尽管他注意力涣散、活动过多、冲动任性、自控能力差,对其他孩子也造成了干扰。许多老师都觉得“包子”太让人头疼了,而同学们都埋怨、排斥他,就连自己的爸爸妈妈也常常怪罪他。
当姚老在与家长交流后,得知“包子”患有儿童多动症。研究过心理科学的姚老知道,比药物更好的治疗办法,是给予他理解、温暖、爱护和关心 她不再要求“包子”和其他同学一样专心,只要稍有进步就鼓励他,多给予一份关注之后,发现他有爱心,有孝心,喜欢阅读,同学们开始对“包子”多了一分宽容和理解。同时,还扮演起“心理辅导员”的角色,多次和“包子”的父母谈心:“对他宽容一些,不要与其他孩子比较。他是独一无二的,一定有着自己的精彩。”
慢慢地,“包子”也用默默的行动和悄悄的进步回报爱他的老师。每天早上,从食堂领一盒牛奶放到姚老师的桌面上,他在日记里写到:“宇宙诞生以来只有这一个我,没有任何人与我一样,我很高兴我是我……”
在姚老的心里,总是珍藏着学生们对她的情意,并心怀感激。
有一年教师节,姚老师接到一个20年前教过的学生打来的电话:“我在加拿大读书,不能陪您过教师节了。我托朋友带了一份礼物,希望您喜欢!” 打开盒子,一个精致的MP3,接着一段温情的旋律回响在耳边:“有没有人告诉你,我很想你……”
听着这音乐,想起和学生在一起的日子,姚老师不禁眼眶润湿,幸福和欣慰紧紧将她包围……
 
朴实无华,本色为人

“姚老就像一篇笔触细腻、却朴实无华的散文,一页一页,没有华美的辞藻,真真实实,其间的真切与贴心,皆源于她的真性情。生活在不少的鲜花与掌声中的她,依然笃定自己
就只是一位平凡的教师,平凡地工作、平实地生活。永葆一颗赤子之心,本色为人,令生活简洁而从容。”
————工作室研修教师  刘青(成师附小)

“我特别喜欢北京秋天的树叶。一种是白桦树的树叶,不光是树干上的无数双眼睛很打动你,它的树叶在阳光中,在寒风中跳动着,闪着亮光,真的象一个个绿色的小精灵;
第二种是银杏树叶,满棵树的叶子都黄得那么灿烂。在蓝天的映衬下,简直美极了;第三种是一些叫不出名字的红叶。在秋风的浸染下,向人们展示着鼎盛的生命……”
无论谁读到这一番话,都会佩服写话的人那一颗洞察美、感受美的心灵。而这一番话,正是姚老在北师大学习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思念,写给办公室同事们的信中所描述的情景。
七年前的刘青刚踏上七中实验学校的工作岗位,有幸走进附小聆听了姚老的课堂《桂林山水》。那堂对姚老师来说及为平常、真实的课给她带来的震撼是如此之大:惊叹于孩子们强烈的自主学习氛围;佩服他们运用多种方式搜集文本相关信息的能力;欣赏孩子们的倾听、思考、发言、写作;更感慨孩子们思维敏捷、博览群书。一堂课下来,她的听课本上整整四页记满了孩子们灵动的片段和智慧的语言,这就是姚老的课堂留她的第一印象:一个美与和谐的课堂,课堂的美丽来自于它散发着生命的活力、来自于师生之间真实的快乐和幸福的分享,姚老师在用朴实点燃孩子的精彩!
2007年工作调动,刘青来到梦寐以求的成师附小,走进新环境,她有那么一丝的忐忑不安。她忘不了一次教研会后,姚老亲和的笑容:“我的课堂永远为你敞开!”从此,一有时间,她就端根小凳到姚老班去听课。在那里,她仿佛走进了一个情知和谐的世界,每天上课前,姚老会进行“课前三分钟”小演讲:班级故事、新闻、感言、笑话、计划、憧憬、心里话……孩子们充分享受着畅谈带来的愉悦和激动,在诚恳自然的评价氛围中,灵感火花和生命之花刹那间开放得是那么的美!而姚老师只在一旁笑微微地看着这帮孩子,点头肯定着他们的评价,她的眼前又浮现了7年前的课堂:那是思维和语言的碰撞,灵性与个性的凸显!原来身为专家、特级教师的姚老,并不像7年前心中那样遥不可及,眼前的姚老就像大姐姐一般亲切、和蔼、快乐、体贴。
姚老就是这样真实、随性。她喜欢在堆着作业的办公桌上放一杯刚沏的青山绿水,清油的茶叶在水中舒展的姿态透过玻璃杯映衬出来,更有一份别样的雅致;她喜欢将自己捕获的
美丽瞬间定格在一张张像纸上,枯叶、小巷、夕阳在她巧妙的构思中总有一种清新。
 
平和冲淡,幸福绽放
 
“课如其人,就像课堂呈现出的道法自然一样,生活中的姚老,也历炼着一颗平和冲淡的心。让快乐在心中停留久一些,让烦恼尽快地蒸发掉,凡事皆看作自然,宠辱不惊。一位幸福的老师,是因为她拥有有美丽的课堂,美丽的心,还有最美丽的生活。”
——工作室研修教师  文陈平(成师附小)
 
春暖花开的4月,清新怡人。这一天,姚老身着一身宝蓝色的漂亮连衣裙,在“成都市小学‘儿童学堂’课堂变革系列研讨—成师附小“主体学堂”姚嗣芳教学风格研讨”活动上,又成功执教了一节研讨课。走下讲台,来自市内外各个学校的老师们又围上来,抓住机会想多问问姚老师几个教学中的困惑。
看到这里,文陈平不禁思绪纷飞,那一群人儿里也曾有她的身影,而今却比他们更加幸运,可以在姚老师的名师工作室中近距离地学习。2年前,她有幸成为了姚嗣芳名师工作室的一名学员,跟着姚老师看她的常态课,随着姚老师一起参加更高平台的培训,与姚老师深度探讨课堂教学。这一次她知道了姚老不只是一位真正的名师,更是一位真正美丽的人儿。生活中的姚老,风趣幽默,讲起那些生活中的小笑话经常令大家捧腹,她的那些表情、动作、语调丝毫不逊于课堂上的风采,着实活灵活现,轻松之中,总能产生许多新的灵感,让大家欣喜不已。
同为憧憬幸福的女人,文陈平印象最深刻的,是姚老讲起的家庭生活中的幸福片断,尤其是和她老公陈哥那些相濡以沫的小情趣小浪漫。作为名师,姚老晚上常常熬夜,可常年的工作习惯使姚老师养成了先睡一觉,再在深夜时起床伏案工作的习惯,她自评自己就是“夜猫子”型的人。为了能够不让自己一觉睡到天亮,姚老就请陈哥记得叫醒自己。有一次,陈哥看着已经凌晨2点过了,应该叫醒妻子了,于是,就轻轻地叫了几声,姚老轻轻地应了一声,可因为太累,很快就又睡着了,陈哥看着妻子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叫醒她,让她睡个好觉吧,就没再继续。第二天一早,姚老师一醒来,发现自己昨晚并没有按计划完成工作,没好气地埋怨起陈哥来,陈哥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第二次,姚老又让陈哥深夜叫醒自己,这次陈哥叫醒了姚老师,可谁在睡的正熟了时候不想继续好好睡一觉啊?刚叫醒了,可姚老师倒上床又开始睡,只听耳边传来陈哥很认真的声音:“快起来了,起来签字了!”迷迷糊糊间听到“签字”,姚嗣芳觉得很奇怪,就起来睁开惺忪的睡眼,只见陈哥手里拿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本人已经在2:15分叫醒了姚嗣芳,请确认签字。”看到这儿,姚老扑哧一声笑了,睡意全无。
这些生活中的小故事从姚老口中讲出的时候,幸福的笑容,如花般绽放在她的脸上。越是与姚老亲密接触,就越是觉得她好,不仅真,还有趣,更是一个时时经营着幸福、感受着幸福、传递着幸福的幸福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