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解读的底线在哪里

时间:2015-01-14 15:23:24

重庆市开县教师进修学校    廖纪元

 
    关于“文本解读”方面的文章,可谓比比皆是,但对普通的一线教师来说,有点曲高和寡的味道,因为他们的语文素养根本无法和这些作者相提并论。虽然高处无法企及,但最低标准是必须要达到的。在文本解读上,只有坚持“下要保底,上不封顶”,语文教学的质量才有保证。那么,作为一名小学普通的语文教师,文本解读的底线究竟在哪里?“六文”,便是文本解读的底线!
    一、文义
    “文义”即文章的主要内容。教师解读文本,首先必须读懂内容,这是基础的基础。就一篇文章来说,每个词必须读懂,每句话必须读懂,每个自然段必须读懂,整篇课文的内容必须读懂。这看似简单的任务,对一线教师,特别是农村的一线教师来说,其实不太简单。从我这两年来听的近三百节随堂课来看,很大一部分教师是没把文意弄懂的。如有的教师教学《白杨》时,把“高达挺秀”等同于“高大挺拔”;再如,教学《两个铁球同时着地》时,对亚里士多德的话不能直指核心——铁球越重落下的速度越快,速度与铁球的重量成正比,所以在理解伽利略的试验结论时,觉得“铁球往下落的速度跟铁球的轻重没有关系”一句话毫无用处。更有甚者,竟然让学生坐在座位上,随便拿两样文具学伽利略做试验。学生学习的第一步便是要读懂文意,教师自己不读懂文意行吗?
    二、文脉
    “文脉”即文章的走向与线索,也是作者的写作思路。每篇文章都有一条线索,有的文章还有一明一暗两条线索。教师解读文本时,必须要弄清楚文章的线索、层次结构,教学时,方能引导学生循路识真。如《草船借箭》是以“借”为线索:先写草船借箭的原因,再写草船借箭的准备,接着写草船借箭的经过,最后写草船借箭的结果。再如《白杨》一文,明线是“白杨”:看白杨——议白杨——望白杨,暗线是爸爸的表情变化,特别是爸爸的三次沉思:一思眼前的白杨——二思心中的白杨——三思未来的白杨。解读文本时,如能准确地抓住这些线索,便能使我们的课堂简洁、高效。
    三、文旨
    “文旨”即文章的中心思想或文章的主题。通俗的说,就是作者“为什么写”。在教学实践中,老师最容易犯错的也是这个方面,源于未把文旨解读准确。如教学《两个铁球同时着地》时,褒伽利略而贬亚里士多德;教学《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时,硬要学生形成“德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圆”的观点;教学《检阅》时,着力点放在“博莱克”身上,深挖“残疾人自强不息”,等等。这些都说明,教师在解读文本时没有准确地把握住文旨。虽然我们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也必须是在“正确”方框中的“个性化”。
    四、文言
    “文言”即文章的语言。我们经常说,某节课没有“语文味”,就是因为语文课丢失了语言文字训练。就农村语文教学的现状来看,对语言的关注是堪忧的,如教学《生命  生命》时,只追求在人文上深挖洞,而没有精心耕耘生命的土壤——语言文字;在教学《草船借箭》时,只满足于紧张的故事情节,而没有静心触摸经典的脉动——语言文字!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是“指导学生正确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其核心是“语言”。因此,一个语文教师应该有最起码的对语言文字的敏锐感受,在解读文本时,要能准确地抓住重点的字、词、句、段等揣摩、品味、发掘,教学时,也才能带领学生走进文本的语言。笔者认为,教师在解读文本时,就文章的语言方面,至少应该关注三个方面,一是语言的品味点,如《两个铁球同时着地》伽利略试验结论中带有“同”字的词语,是需要好好玩味的;二是语言的表达点,如《检阅》中连续问句段这一“读”点,是需要好好品读的,又如《白杨》中由孩子们“只知道”引出的“不知道”这一“写”点,是需要好好设计的;三是语言的积累点,如一些有特点的词语、句子、段落等。文言,是教师最畏难的一关,但又是必须过的一关,只有在解读文本时关注了语言,教学时才能凸显语言,语文课才有语文味,语文课才是真正的语文课。
    五、文法
    “文法”即文章的写作方法、语言特色等,这是重在怎么写。作为教师,解读文本的底线除了读懂文意、弄清文脉、扣准文旨外,还要掌握文法。很长时间以来,虽然许多人都在大声疾呼“用教材教”,但“教教材”仍然占据着语文教学的天下。特别是农村地区的语文课堂教学,几乎是百分百的“教教材”:只是让学生“读懂一个故事”,最多也是让学生在“读懂一个故事”的基础上“明白一个道理”。如教学《两个铁球同时着地》时,根本没有去观照为什么要写第二、第五自然段;教学《桥》时,根本没有去品味短句的妙处、标点的作用。这些都说明,教师在解读文本时没有“言语”意识,没有关注文章的写法,即文法。我们可以想象,不关注文法的语文教学,其效率到底有多高。
    六、文体
    “文体”即文章的体裁。关于文体,笔者不想作过多的阐述,我认为,作为一个普通的一线小学语文教师,至少应该了解小说、戏剧、散文、诗歌、寓言、童话等及其最本质的特征,这样有助于教师正确地解读文本,正确地进行教学,才不会把虚构的作品当写实来教,从而从《景阳冈》武松打虎中读出动物保护问题,并让学生诟病《水浒》,且美其名曰“尊重学生个性”;只有了解清楚了文体,才不会在教学寓言时较起真来,教学《鹬蚌相争》时为学生提出“鹬的嘴巴被蚌咬住了怎么还能讲话”的问题叫好,也才不会在教学《矛与盾》时让学生分小组讨论“古时候真有这样的人吗”。
    六文,文本解读的底线,我们必须坚持!也只有每位教师都能达到这个底线,提高每个学生的语文素养才有可能。
    或许,有人会对这六文不屑一顾,认为太小儿科了。但如果你能走进课堂,走进农村的语文课堂听上三几十节随堂课,你就会认识到:当前对普通一线教师文本解读的培训,不是要求他们学这个名师的解读或那个名师的解读,而是需要踏踏实实地带他们过“六文”关!
    (原载于《小学语文》2010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