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雾像云又像风——也谈小语课堂评价语

时间:2015-01-14 15:29:46

重庆市开县教师进修学校    廖纪元

 
    孙双金老师曾说过:“评价语言在教学中占十分重要的地位,教师评价恰当与否,说小一点,关系到课堂气氛、教学效果;说大一点,关系到学生的终生发展,所以应给予足够的重视。”而现实却是,时下的小学语文课堂评价语追新逐异,求新求奇,恰是“像雾像云又像风”。
    一、像雾
    课堂评价时,语言追求华丽的词藻,追求对仗的格式,追求深邃的语义,极力将评价语“诗”化。请看一位教师“独具语文韵味”的评价语言:
    你个性的发言是水,清澈迷人。
    你个性的发言是木,挺拔参天。
    你个性的发言是土,博大幽远。
    你个性的发言是金,灿烂夺目。
    横看成岭侧成峰,你说了你独到的见解。
    远近高低各不同,这是你的回答。
    领异标新二月花,你的发言有诗意。
    我不知道怎样的语言才是“水”,怎样的语言才是“木”,也不知道怎样的语言才是“土”,更不知道怎样的语言才是“金”。遗憾的是,独缺少了类似“你个性的发言是火,激情燃烧”之评语,也使中国古代“五行”残缺了,或许,残缺才美吧。同理,“独到的见解”“独”在何处?“远近高低各不同”又“不同”在哪里?“领异标新”又“新”“异”在什么地方呢?教师的评价语言是美丽的,但却像雾,是一种“月朦胧,鸟朦胧”式的美;教师的评价语言是深沉的,但却像雾,可望而不可及,虽“迷人”,更“迷晕”,正如“诗歌之美,在于让人一头雾水”之戏言。像雾式的课堂评价语言已盛行之,却还有更多的人在追求之。
    人与人交流时,对语言最基本的要求是要让对方听得懂。小学语文课堂评价语是对学生说的,只有当学生听得懂时才有效果。类似上面的评价语,学生听得懂吗?显然是听不懂的。就是我们教师听了这样的评价语,除了觉得有点诗味儿外,也是稀里糊涂的。这是因为教师的评价语太模糊了,如雾缭绕,故让人“不识庐山真面目”了。语文教师的课堂评价语言应如何避免模糊化呢?我认为,第一,语言要朴素,教师说得本本朴朴,学生听得真真切切;第二,语言要明白,教师说得清清楚楚,学生听得明明白白;第三,语言要简练,教师说得简简单单,学生听得清清爽爽。如薛法根老师执教《我应该感到自豪才对》,一个学生通过听另一个学生的朗读,发现自己刚才朗读时把“贮存”读成了“储存”,薛老师是这样评价的:“你能通过倾听别人的朗读发现自己的错误,真会学习!同学们,认真倾听别人的发言也是一种学习啊!”这样的评价语朴素、明白、简练,没有了如雾似的评价语的模糊感,其效果自不待言。
    二、像云
    在“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的护身符下,语文教师课堂评价是“一片大好”:浅亦叫好,深亦叫好;对亦叫好,错亦叫好。只要学生你敢说,我就敢叫“好”。在教学《狐狸和乌鸦》时,教师为学生“我觉得狐狸好聪明啊,我要向它学习”的“独特体验”叫好的例子已众所周知了吧。再看教学《丑小鸭》时的一个片段:
    师:如果你是丑小鸭,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终于变成了白天鹅,你最想做些什么?
    生1:我要去帮助那些被人看不起的动物,和它们一起玩。
    师:你是过来人,知道他们需要关心与帮助。好!
    生2:我绝对不会去嘲笑和欺负那些长得丑的动物。
    师:你体会到了不能将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很好!
    生3:我要去炫耀一下我多美丽,让他们都来羡慕我。
    师:你是想让他们都成为你的“粉丝”,太好了!
    生4:我要飞回去,找那些欺负过我的人报仇,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师:你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极了!
    这种不分良莠一律叫好式的评价,是对自己教学的不负责,是对学生学习的不负责,更是对“学生的终身发展”的不负责。从表面看,是在“忽悠”学生,从深层思,是在制造心灵与个性不健康的“危险品”。其实,这源于对课程标准的断章取义,在重视“同时也应尊重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时,忽视了其前提“教学内容的价值取向”;也源于对教材的解读不够,没有深刻把握文章的内涵及作者、编者意图。正因为“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所以造成了其评价“你说我像云,捉摸不定”。
    教育的本质在于唤醒、激励和鼓舞,语文课堂上应多采取激励性的评价语,尽量从正面加以引导。但这并不是说,教师的评价就没有原则,随意为之,只要是表扬就行。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因此,我们的课堂评价语绝对不能像天空漂浮的云一样无根,任意飘动,而应留住其根:正确就是正确,错误就是错误,再美的错误还是错误。那如何避免如上例中教师评价语言的随意性呢?第一,评价语言要具有方向性。如上例中生3与生4的理解明显偏离了文本的价值取向,这时,教师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评价语将其引到正路上来:“变成白天鹅的丑小鸭会这样做吗?如果这样做了,你觉得我们是应该叫它白天鹅,还是继续叫它丑小鸭呢?为什么?”把学生的思维重新纳入正确的轨道。第二,评价语言要具有指导性。教师对学生要大胆说“NO”,而不是一味的叫好。如李白坚老师执教《会场记实》,一个学生在展示自己写的片段时念道:“……会场里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李老师马上叫停:“坏了,他把好词佳句堆在一起了。会场里车水马龙我们还能开会吗?该怎么改?”你看,学生错了就是错了,而不是为了鼓励而随意为之。
    三、像风
    现在语文课堂也疯狂:当一生回答完毕,教师带领学生一起竖起大拇指,嘴里念道:“嗨嗨,你真棒!”;当一生回答完毕,教师上前与其击掌,师生同时高叫:“耶!”;当一生回答完毕,师生都伸出中指与食指,齐声高喊:“ok!”;当一生回答完毕,全班学生以一定的节奏鼓掌……到了一堂课的后半时,学生赞扬的喊声拖声拖气,鼓掌的小手有气没力。
    这样的课堂评价似乎成了一股流行风,从城市刮向农村,在某些地方风头正劲。这样的课堂,如果不是有特定的环境,特定的内容,特定的对象,很可能以为是一场文娱演出。这样的课堂,多了几分浮躁,少了几分沉稳;多了几分疯狂,少了几分冷静;多了几分形式,少了几分内涵。流行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的,如流行感冒,希望我们的语文课堂这种评价流行风尽量和煦一点。
    像风的评价语太笼统化了。其实,在课堂评价中,教师不一定要满场“飞”:不停地叫好,不停地击掌,不停地拥抱,不停地握手……有时,恰当的肢体语言评价,如一个鼓励的眼神,一丝赞美的微笑,一个表扬的大拇指,更能触动学生的心灵,更能将教与学推向深层。除了这些,要避免教师评价语言的笼统化,还应该注意语言的准确、恰当,要让学生明白地知道好在何处,错在哪里,既不把优点缩小,也不把缺点放大。如于永正老师教学《新型玻璃》第二课时,一位学生读自己写的《变色玻璃的自述》“……我会随阳光的强弱而改变颜色,起到自动调节室内光线的作用,使光线变得柔和,不会刺眼,所以有些人把我叫做‘自动窗帘’。你们看,于老师的眼镜片就是用我做的呢!”于老师的评价语言是这样的:“第一,你写得好;第二,你朗读得好;第三,你心地善良。三好啊!我得谢谢你,因为你保护了我的眼睛。”于老师评价不但指明了学生的好更指出了为什么好,具体、准确、恰当。
    让我们语文课堂的评价语与“像雾像云又像风”说再见吧!让我们的课堂评价语言变得更简练、准确、恰当、朴素、明白一些吧。
    (原载于《小学语文教学.会刊》2010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