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寻访论道 只为常州学子“幸福路”

时间:2017-03-30 09:44:00

    “常州的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常州的高中教育文理兼优;常州的有关领导壮志满怀;常州的教育改革前程锦绣。”这是原清华大学副校长胡东成在日前召开的常州市高中教育改革恳谈会上的一番感言,句句流露出对故乡常州的深情感念和对常州教育的寄望肯定。为什么一个工作会议能请来这样一位“大咖”?其实这是一次千里之外的寻访论道,坐标定位于首都北京的清华科技园。“访名士求发展良策”是我市“三大一实干”活动中“四访四求”大走访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此举可为行政部门谋求发展打通经脉,而胡东成显然就是此行此会的关键人物之一。
    起而行之连线京常,坐而论道聚焦发展。常州教育人认为,只要是对常州学子的未来“幸福路”有帮助的事情都值得做!于是,围绕“创教育发展新优势,办人民满意好教育”这一主题,副市长方国强亲自带队,市教育局领导陈海军、丁伟明、常仁飞和来自全市11所四星级高中的校长一道学习、讨论、参观、交流,目的就是为了寻找到常州高中学校转型发展、常州学子幸福发展的突破口和增长点。
    问名士 学子未来“幸福路”该怎么走?
    胡东成离别故土52载,但是他对常州的教育始终念念不忘,不仅记得那些学校、那些老师,还能把很多当年老师授课的教学细节如数家珍般地娓娓道来,他说常州教育为他今后的求学和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当他了解到市教育局此行的目的后,立刻热心当起了“红娘”,连线了15所在京的国内顶级高校,他希望有更多的常州学子考入京城的一流名校,并获得良好的发展。当天的恳谈会上,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北京工业大学、首都医科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北京地质大学、北京化工大学、中医药大学等15所高校的代表悉数到场。市委教育工委书记陈海军,市教育局局长丁伟明、副局长常仁飞等教育局领导均诚恳虚心地向高校代表提出了许多具体的问题,如:高等教育如何与高中教育有机衔接?高中学校如何创新发展?高中学校如何培输送适合高校个性化培养的人才?高中学校如何避免“同质化”倾向?等等。
    15所高校代表也都毫无保留地从人才培养的高度,对高中教育改革提出了许多中肯且有针对性的建议,比如:无偿提供高校资源,让一流的专家教授走进高中课堂开设讲座;让一些对某些学科有浓厚兴趣的高中生提前走进高校“先修”,与高中校共建“先修课程”;高中校要普及“生涯教育”,提升高中生对未来职业规划的自主性;与高中校共建“生源基地”、“创新创业实验室”等。
    方国强副市长全程参与恳谈会,并提出殷切期望:希望常州尤其是高中学校与北京的高校围绕改革和创新,加强交流,增进合作;.希望常州的11所一流高中能精准地对接高校,做好大中学的衔接,优化人才培养的模式和理念;希望常州的优质教育更优,培养出更多合格人才,向高校输送更多可持续发展的优秀人才。
    再讨论 高中学校发展的“新支点”在哪里? 
    既要起而行之也要坐而论道。白天的恳谈会似乎让与会的常州高中校长们找到了很多学校转型发展的线索和途径,但是真正化为实际还是需要来自顶层的理性思考和智慧实施,而且知易行难。顾不上片刻休息,市教育局领导陈海军、丁伟明、常仁飞在恳谈会当晚就召集11所高中校的一把手校长会同办公室、基教处等相关职能部门开展“大讨论”。各位校长均根据本校实际、结合恳谈会的诸多启示进行了认真思考,谈现状、找问题、寻对策。从讨论情况得悉,我市高中学校的发展水平整体高位,但存在“同质化”现象,又都进入一个相对平台期,面临一些掣肘发展的瓶颈问题,如:师资的结构化问题,学生的个性化培养问题、“新高考”制度下的转型问题等等,因此每所高中校都在积极寻找转型发展的“新支点”。
    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校长史品南提出,省常中要通过创新体制机制、深化课程改革、坚持立德树人等方面的努力在培养创新拔尖人才方面有新突破;常州市第一中学校长殷群提出,市一中要通过教师发展工程、课程建设工程、校园改造工程和品质提升工程等四大工程的打造来改进办学机制体制;常州市北郊高级中学校长严玉林提出,要通过与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合作和打造校内名师工作室等举措解决教师发展的瓶颈问题,加强与北京、上海、南京等地高校的深度合作,让学生走进高校,挖掘潜能,得到更优质地发展;常州市第二中学校长李振亚提出,要通过推进分层教学进一步提升学生的个性教育,通过打造“名师工作坊”进一步促进老师全面发展;常州市第三中学校长邓勤提出,要积极与南师大对接,利用高校资源拓宽小语种学科的学生培养途径;常州市第五中学校长沈斌提出,要针对特定的学生群体给予特殊的政策支持,希望能够在十二年一贯制模式的高中教育方面有所突破;常州市田家炳高级中学校长曹新跃提出,要围绕教师培养和国家课程校本化实施做出更多智慧地探索;江苏省溧阳中学校长黄跃华提出,要通过名师培养工程培养一批名特优教师,进一步挖掘学校建校70年来的文化积淀,让校园文化发挥育人作用;江苏省华罗庚中学校长谭瑞军提出,要组建工作室团队,加大40岁以下优秀青年教师的培养力度;江苏省前黄高级中学校长孔建华提出,要通过加强课程体系建设、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加强教育科研、加强智慧校园建设等来实现学校发展的新目标;江苏省奔牛高级中学党委书记孙俊提出,要积极应对和破解学校进入新校区和新行政区后带来的新矛盾。
    丁伟明局长表示,高中校的转型发展首先需要用系统思考、整体推进的方法来实现制度上的突破;其次要用系统创新的方法,以课程为核心,以信息化为支撑来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第三要围绕学生个别化学习、高质量成长,形成突破差异、服务差异的管理模式。
    “我们的追求始终在路上”是陈海军书记对本次“大讨论”活动的总结点评。陈书记认为,每位校长都对学校未来的转型发展进行了深入地思考,要在典型问题的突破上形成具体的方法,他希望大家通过讨论和交流实现互动和分享,把目标化为实际行动,推进学校的各项具体工作。
    比“样本” 我们还能为孩子们做哪些?
    来到首都自然不能错过考察学习“名校样本”的机会,只有借鉴先进经验,厘清发展思路,才能进一步明晰发展方向。常州教育考察团此行锁定北京十一学校和清华大学附属中学两所国内顶级的高中教育改革“样本”。
    北京市十一学校原为中央军委子弟学校,1952年在周恩来、罗荣桓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亲切关怀下建立,聂荣臻元帅用新中国的诞生日为学校命名。学校于1992年提出并实行“国有民办”办学体制改革,自此,学校得到快速发展,成为师资力量雄厚、环境设施一流、办学质量优秀的现代化学校,享誉京城内外。2009年底,学校回归公办。2010年被批准为北京市综合改革实验学校,2011年被批准为国家级教育体制改革试点项目“深化基础教育学校办学体制改革试验项目学校”。
    比改建校园更困难的是改变传统的教育模式。十一学校两任校长把学校变得“脱胎换骨”:老师的讲桌、讲台没了,老师的传统办公室没了,多年的行政班没了,传统的运动会没了。这里实行大学式管理,学生走班选课,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独特课表,校务会上经常出现学生的身影……每一项改革,在业界引起的都是一片惊叹。
    因此在教育界,十一学校最先以“一个学生一张课表”、“选课走班”、“取消行政班”和“学科教室”等标识性改革名词享誉全国,也成为一间高中教育改革示范的“样板房”。常州一行人带着各自的观察点走进了这所学校,在李希贵校长的解读下,大家逐渐读懂了这所学校。边走、边看、边想、边问,一行人还就一些办学的具体问题与李希贵校长进行了互动问答。
    清华附中是一所以”以育人为中心,以学生为主体”为教育思想和办学传统,构建教书、管理、服务、环境四位一体育人体系的百年老校,该校的"大学预科班"、"高中理科试验班"、"马约翰体育班"、"一条龙试验班"和"美术特长班"等特长班为学生的个性发展提供广阔空间,形成了鲜明开放的办学特色。
    清华附中有一套独具特色的课程体系,在经历了初步探索、尝试构建、小范围实践、各学科跟进实施的多个阶段后,清华附中对原有的国家课程进行了整合和再构,形成了以核心课程为中心,综合课程、领导力课程、学生自创课程紧密围绕的多层次(类别)、立体化的课程体系。
    在王殿军校长的热情接待下,该校有关负责人针对中高考改革将学校的课程体系进行了介绍与展示。特别就综合实践文化考察课程为例,向常州的代表介绍了学校的办学特色。同时,一行人还围绕课程建设与校方积极讨论,并就具体细节及实施提出了针对性问题。
    考察团一行主要参观了清华附中高研实验室及创客空间。通过观察和体验切实感受到了百年附中深厚的文化底蕴、严谨治学的专业素养和富于创新活力的办学特色。
    听报告 “评价改革”我们准备好了吗?
    对于即将在2018年新高一实施的江苏新高考方案,以及随之而来的综合素质评价改革,常州的高中学校都准备好了吗?也许需要聚焦碰撞一些前沿的思想,需要吸纳内化一些高端的解读。因此,常州代表团此行的一项重要议程就是聆听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题为《高考改革与综合评价》的专题报告。
    秦春华认为,在未来的几年中,综合素质评价建设将成为高考改革的重点和难点。为什么(Why)要选择这样一条改革路径?综合素质评价到底是什么(What)?谁(Who)来进行综合素质评价?怎样(How)进行综合素质评价?等等,这些都是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
    围绕这几个重要问题,秦春华展开了详细地诠释和解读。他指出,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是整个教育改革的龙头和牛鼻子,不对考试招生制度进行根本性手术,教育改革就没有希望。然而,如果不以高考分数为唯一录取依据,那应当以什么为依据呢?答案只能是综合素质评价。这不仅仅是因为向美国学习的结果,同时,也是从中国实际出发所不得不走的一条道路。由此,以2014年9月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的实施意见》为标志,高考改革进入到“综合素质评价阶段”。
    综合素质评价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要通过综合素质评价过程,从学生的经历中发现他(她)是一个怎样的人。也就是说,综合素质评价是一个过程和手段,其重要意义并不在于罗列一个学生具备了多少素质评价的内容,而是要通过这些内容,对学生的整体素质形成一个综合性判断。因此,综合素质评价的着力点,一定不能放在具体的内容上,而要引导学生去发现自己的兴趣,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发掘出自己身上特殊的闪光点和潜力,从而帮助学生从单纯的考试训练中解放出来,实现自身的全面发展,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推动实现中学教育的多样化和个性化。
    讲座过程中,常州代表不时地与秦春华教授开展问题互动,结合本地本校的实际情况与秦教授探讨细节和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