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视野 > 文章列表 >

“财经素养”关系个体的幸福感

时间:2017-07-26 08:51:50

    经合组织将“财经素养”(financial literacy)界定为对于财务概念知识的掌握与理解;在不同财务背景中,应用这些知识和理解做出有效决策的技能、动机和自信,以提高个体和社会的财经幸福感,并能够参与经济生活。
    《PISA2015结果(第五卷):学生的财经素养》呼吁,所有国家和经济体,无论经济和金融发展处于什么水平,都迫切需要加大投入,从幼年开始提高学生的财经素养。    
  最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简称经合组织)发布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2015结果(第五卷):学生的财经素养》报告,呈现了全球15岁学生将所学知识和技能应用到涉及财务问题和决策的真实生活情景中的整体情况。报告显示,中国(北京、上海、江苏、广东)的学生财经素养平均分最高,其次是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加拿大参与测评的省份、俄罗斯、荷兰和澳大利亚。
    这是经合组织发布的第二份15岁学生财经素养报告,全球15个国家和经济体,包括澳大利亚、比利时、巴西、加拿大、中国(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意大利、立陶宛、荷兰和美国等的4.8万名15岁学生参加了此次测试。
    这项测试旨在评价青少年对于与金钱相关的各项事务以及个人金融方面的知识和技能,例如处理银行账户和信用卡或理解贷款和移动支付计划的利息等。
    经合组织将“财经素养”(financial literacy)界定为对于财务概念知识的掌握与理解;在不同财务背景中,应用这些知识和理解做出有效决策的技能、动机和自信,以提高个体和社会的财经幸福感,并能够参与经济生活。例如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要求学生回答“如果没有足够钱购买他们真正需要的东西”,他们会用指定其他用途的钱购买,向家庭成员借钱购买,存钱购买,还是不买这件东西。对于财经素养成绩差的学生,他们不太可能回答“不会买这件东西”,而更可能选择“借钱或者用指定其他用途的钱买这件东西”。而财经素养高的学生更可能选择“先储蓄,等攒够了钱再买,或者不买”。
    报告强调,基本的“财经素养”现在被全球公认是一项重要的生活技能。所有年龄段的个体都需要自己做出一些金融决策,从决定如何花零用钱的儿童到进入工作世界的青少年;从购买第一套房子的年轻人到管理退休金的老年人。财经素养有助于个体做出这些决策,增强他们的财经幸福感,从而促进经济包容性增长,构建更具适应力的金融体系。
    在过去几十年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与经济体越来越关注公民的财经素养水平,特别是年轻人,主要是因为担心日益收缩的公共和私人福利体系的潜在影响,包括许多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金融服务日益复杂和扩张等。
    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在巴黎发布这份报告时表示,由于快速的社会经济变革、数字化和技术变革,今天的年轻人面临更多富有挑战的财务决策和更不确定的经济与就业前景;可他们常常缺乏相关教育、培训和工具,帮助他们做出增强财经幸福感的理性决策。
    报告显示,全世界太多学生未能达到财经素养的基准精熟度水平。在参与评估的15个国家和经济体中,大约有1/4的学生不能做出非常简单的有关日常支出的决策,只有1/10的学生能够理解一些复杂的金融问题,如收入税。即使在学生的财经素养达到或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的国家和经济体(包括澳大利亚、意大利、荷兰、波兰和美国)中,也有至少1/5的学生表现低于基准精熟度水平,这意味着这些学生甚至不能理解一份简单预算的价值,也不能理解一辆车的价格与成本之间的关系。
    报告表示,尽管没有获得所有问题的答案,但是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财经素养评估具有以下政策内涵:
    首先,家长应该在将财政价值观、习惯和技能传递给儿童中发挥重要作用。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显示,那些有机会与家长谈论钱和储蓄的学生,其财经素养更高。但同时,学生的财经素养技能与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密切相关。社会经济地位优越的学生比不富裕的学生财经素养分数高。本国出生的学生财经素养优于有相同社会经济地位的移民学生,尤其是在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这意味着,如果仅仅依赖从家庭学习,无法使所有学生都有获得财经素养的相同机会。教育机构在为学生确保铺平竞技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其次,数学和阅读基础扎实,对于学生在金融环境中自由驰骋非常关键,但这不是影响学生财经素养的全部因素。结果显示,财经素养高的学生也可能在阅读与数学评估中成绩优异,财经素养差的学生可能在其他核心学科表现差。但是,2015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也显示,有一些不受数学和阅读基础影响的、独特于财经素养的特征。平均而言,在10个参与测评的经合组织国家和经济体中,财经素养分数的38%不能用学生的数学与阅读成绩进行预测。在学生财经素养很高的国家和经济体中,如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中国(北京、上海、江苏、广东)、加拿大和俄罗斯,学生的财经素养表现比其数学和阅读成绩预测的水平要高。
    再其次,尽管在幼年获得金融服务的机会为学生提供了通过经验学习财经的机会,但它也带来了新挑战。报告指出,数字技术让金融服务到达了以前被排斥的人群,但是也带来了新型欺诈,让客户暴露在数据不安全的情景中,可能接触到短期信贷和有问题的金融产品。因此,年轻人必须拥有可以体验金融市场的相关知识和技能,而且还要开始了解金融市场的风险和陷阱,判断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安全性。
    与此同时,报告还发现,15岁学生的财经素养性别差距比阅读或数学素养的性别差距小。只有在意大利,男孩的财经素养优于女孩,而在澳大利亚、立陶宛、斯洛伐克和西班牙,女孩的财经素养优于男孩。
    在参与评估的经合组织成员国和经济体中,平均有64%的15岁学生从某种正式或者非正式活动中赚钱,如校外的打工或者非正式的零工。平均有56%的学生拥有银行账户,但是近2/3的学生没有管理账户的技能,也不能解释银行报表。
    财经素养达到最高精熟度的学生更可能比表现差的学生有储蓄观念,更期望完成大学教育,并从事高技能职业。这表明这些学生更能认识到投资于人力和金融资本的价值。
    报告最后呼吁,所有国家和经济体,无论经济和金融发展处于什么水平,都迫切需要加大投入,从幼年开始提高学生的财经素养。
 
(作者:唐科莉,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