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声见真知

时间:2018-03-22 14:03:13

郑州高新区外国语中学

    暖冬,一缕阳光照射心田,我俯身耕耘,愿在这片心田收获暖阳。
    如果说教育的本质是“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那么,在语文课堂中,老师释放“话语权” 无疑将成就“一个灵魂唤醒一群灵魂。” 要想使学生成为课堂的主导者,学生就必须拥有课堂的话语权,在畅所欲言的背后形成自我独特的思维体系,甚至于审美情趣,为此,培养学生的表达能力成为了语文课堂教学的重中之重。
    学生不敢说,刚升入初一的学生,面对新的环境,学生难免会羞涩于展示自我,所以“辩论”便成了课堂的催化剂。在讲授《陈太丘与友期行》一文中,当“我认为元方入门不顾的做法是正确的”一题被抛出时,学生的反应亦是淡漠,然而,转机就在于一个学生的发言,纵使发言内容是简单的,但是却激发了两三个学生的思考,而两三个学生的发言,就会激发一群人的思维跳跃,在激烈的辩论中,学生不仅会依据文本中“客”的无信无礼辩证元方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亦会引进中国传统文化中“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的有容乃大之道来驳论,更有学生指出“面对他人的不友好相待,我们必须采用强硬的态度来维护自身的权益,但是要以“适度”为原则,不得制造新一轮的矛盾。”在辩论中,收获的不仅仅是对文本中人物的理解,更是对个人道德情感的培养。辩论,是用学生的思考来刺激学生的思考,在这种不知觉的激发中,让更多的学生敢于表达自我之观点。



    二、学生不会说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位学生面对教材精挑细选的中外优秀文学作品都有自己的解读,然而,往往因处理不好读者与文本,读者与作者的关系而感受不到真情实感,这时,就需要老师的恰当引导。例如在讲授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时,由于年代的不同,抱着电子产品长大的孩子怎么能体会到黄土地上的快乐,怎么能体会到“美女蛇”带给作者的心理冲击?怎么能体会到进入三味书屋后作者的心理变化?又怎么能理解旧事重提时作者的情绪?此时情感带入无疑成了最好的方式。“孩子们说一说你们小时候听鬼故事的经历吧”、“结合你的校园生活,谈一谈三味书屋真的是地狱吗?”这些问题是学生们感兴趣的,亦是和作者的经历相似的,从心灵的共通处切入,在心灵的碰撞中感受鲁迅渗透在字里行间的人生思考和复杂情绪。



    课堂即学堂,让学生在课堂中通过心灵的交流,获得知识、能力和情感。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说:“教育的艺术不在于传授的本领,而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教师只有在尊重学生话语权的前提下,才能真正拥有教育的艺术,才能真正实践“存在教育”。
    抬头,冬日暖阳西下,心田的暖阳却依然。